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组工之家 > 组工文苑 >

抖糍粑“闹”新年

时间: 2016-03-1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我的家乡流传一首歌谣:“腊月二十八,家家抖糍粑。”每年的腊月二十八, 村里人忙开了,人们挑着大筐小箩的糯米直奔井水里,双手反复淘洗糯米,这是村里难得一见的一道风景。
  这一天,当你走进我们村子里,你会欣赏到抖糍粑的棒槌声和村民们的欢声笑语交织成一曲《农家乐》,这时你也就可感受到一种浓浓的年味。
  曾记得,我读师范那年,放假回家过年。腊月二十八这天,公鸡还未打鸣,全村的老小就起了床,忙得不亦乐乎。我还在睡梦中,听着外面的嘈杂声,睡不着起床后揉揉眼,只见母亲在伙房里擦灶洗锅,嫂子擦桌刷甑子,父亲劈柴生火,大哥修粑槌洗粑窠,各做各的一份儿事。
  吃罢早饭,父亲不断地往灶膛里添柴,赤色的火舌舔着锅底,用不了多大功夫,大锅里沸水翻滚。 母亲将淘洗白亮的糯米倒入大锅内的甑子中。父亲继续加旺火,一会儿,甑子里飘出一股糯米浓浓的馨香味,溢出屋外,扑鼻而来,沁人心脾。
  这时,大哥站在台阶扯着嗓子喊:“抖糍粑啰!”话音刚落,人们纷纷从屋里钻出来,集聚在院子里。于是,母亲把热气腾腾的油浸浸的糯米倾进粑窠。大哥和二叔高举粑槌,只见他们手中的粑槌你上我下地捣捶起来,拉开了打糍粑的序幕。
  他们先是将倾进粑窠的糯米擂细,使之粘连成一个整体,再用两把粑槌顶撞在一起,一送一推,恰如两头牛牯打架时的交织状态。然后才开抖,左一槌,右一槌,翻过来,覆过去,反复捶打,一边抖一边围绕着粑窠移步转圈。糍粑肉粘着粑槌,扯得长长的,软绵绵,晶莹剔透,白绸一段。糍粑肉打好以后,大家都忙碌起来,五、六个妇女把糍粑肉从粑窠捞到放一张桌上,魔术似地捏出大小均匀的小米肉团,然后在方桌面摆放整齐,最后在另一张方桌米肉团压扁成饼。这边妇女们刚摆放好粑饼,那边的爷们又打好糍粑肉催促起来,你追我赶,没一点空闲。
  抖糍粑看似轻松,实则是一项繁重的体力劳动。往往一天下来,累得腰酸膀子疼。我从大哥的手中接过粑槌,学了起来,没过多久,就累得大汗淋漓,乱了分寸,被乡亲们奚落了一顿,站在粑窠边。可见大哥、叔叔他们,却干得很轻松,脸上洋溢着幸福喜悦的笑容,他们一边抖着糍粑,一边说着笑话逗趣寻乐。你一言,我一语,妙趣横生。不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,笑得那么欢畅,那么甜美。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。
  夜幕降临 ,抖糍粑仍如火如荼,家家户户,热火朝天。他们累了,抽一支香烟;她们饿了,吃香喷喷的糍粑。这一刻,他们继续着一上一下,沉浸在爽朗的笑声中,一切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。(张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