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组工之家 > 组工文苑 >

山窝里的鸡

时间: 2015-07-21 来源:未知 作者:党员教育中心 点击:

  说起鸡,我像是天生就与这种家养之物沾点亲带点故似的。我的母亲是属鸡的,父亲是属鸡的,他们一辈子窝在山里。

  山窝里的鸡,在城里人眼中却不怎么受用。许多山里人可以成为“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”,但是,鸡是飞不出山窝的,鸡的本性难移。山外人是瞧不起山里的鸡的,因为它们一出生就注定了无展翅高飞的能力和雄心,一辈子就会守着个小山窝,窝囊,无出息!但是,鸡凭什么拿自己与凤与凰去比呢?鸡要是有头脑的话,它们一定是这么想的。

  其实,山里的鸡也是最没有头脑的。它们与山天天打交道,可是一辈子过去了,山还是那座山,鸡还是那窝鸡。成年的鸡总是显得那么年轻,至少他们的模样,到了被人宰割的那一天,还是一副童颜不老的样子。在我的印象中,鸡整天嘎嘎地笑着,或者唱着,还一边迈着悠闲的步子。他们从来不愁自己的下一顿,哪里有一点吃的,它们就吃一点,压根就没有顿的概念,自然也就没想过把东西存起来,留到下一顿吃。鸡不愁吃,大地就是她的粮仓,何况母亲每天都会拿剩饭剩菜让它们吃饱喝足呢。肚饱肠圆后的鸡儿们,就只管寻开心,一家子大大小小的都去了草丛中漫步,扑五彩的蝴蝶,啄晶莹的露珠,兴致来时还会挺起胸膛,伸直脖子,昂起头,鼓起腮帮,“哦——哦——哦”抑扬顿挫像抒情的诗人一样,押着韵律吟哦起来。

  山窝里的鸡,喜欢在自家的窝边吃草,这一点不像山里的野兔。兔胆小,它总是怕别人找到它的家。鸡的胆,要是掏出来,一定比兔子的更小,它跟香烛的芯头差不多。人们总自以为是认为鸡是“小肚鸡肠”的,但是,鸡的胆量一点都不小,它一点都不担心会受到攻击,鸡对它的家以及周围的人与事物,是绝对的信任的,就像狗对主人的忠诚一样。鸡忠诚于主人的家和它生长的环境,除了和主人走得进,鸡几乎还和所有的家畜都能友好相处,相安无事。鸡性子很随和,亲和力强,所以其它的动物自然跟它们也玩得好。

  山窝里的鸡好客。每次回乡,远远的最先看到的老朋友,一定是鸡。即使看见陌生的来客,鸡也不会像狗一样长嚎短叫,该干什么,还干什么。他们照往常一样,悠然地在家门口吃草打鸣生蛋。这总让我觉得,不管离开多久,自己永远就是这个家的人。按理说,人是鸡的主人,然而事实上是,我总觉得老家的鸡,就是自个的亲人,不管是不是亲手养的,一见面便让我这远游的人卸了所有的武装,心安理得起来。

  鸡,还有着羊一样的自由和浪漫,绝不肯太阳出来了,还蹲在笼子里。虽然没有鸟一样的翅膀,但鸡用不着飞到天上去。她的一生都在大地上寻找,哪里草儿嫩,哪里虫子多,哪儿风和水称她的心,她就到哪悠哉去。鸡的身上,至少有一半是鸟的血统,她们都喜欢在能够上天入地的树上栖息。我常常看见鸡儿蹲在老屋后的橘子树上打瞌睡,她们功夫好得很,个个精通金鸡独立。鸡和鸟儿都是树上的花朵,鸡能够生活在有树还有草的村庄里,这是它们八辈子修得的福分,可以说是生得其所。夜幕降临了,鸡也不见得会钻进自己的窝里。老家门前曾种了一棵杨梅树,本是父亲给屋场养风蓄水栽下的,不想倒成了鸡儿们的爱巢。鸡儿们每晚卧立于绿叶和涧水之间,清风徐来,好梦不惊。有了这天造地设的一个窝后,除了白天要完成为这个家生蛋的任务,鸡儿们就是打死,也不肯进那个闷热的囚笼了。其实,鸡并不是不喜欢自己的窝,而是对自己的窝非常挑剔,只要有一个更舒适更安逸的好窝,它是绝不肯亏待自己的。(刘正茂)